登录  注册
游乐旅行网-专注80 90 首页 回忆录 查看内容

黄山,我在云上醒来——游乐153班

2016-3-24 01:20| 发布者: 一只大狗子| 查看: 424| 评论: 2|原作者: 吴虔雨

摘要: 这个秋天,往高处去秋天,在沙漠里看过星星;秋天,在深海里看过日出;这个秋天,决定往高处去,去看更大更圆的月亮。去黄山,已经念叨了很多年,陈年的念叨有度数,像烧酒,微醺着想,去吧去吧,一醉方休。于是在这 ...

这个秋天,往高处去

秋天,在沙漠里看过星星;秋天,在深海里看过日出;这个秋天,决定往高处去,去看更大更圆的月亮。

去黄山,已经念叨了很多年,陈年的念叨有度数,像烧酒,微醺着想,去吧去吧,一醉方休。于是在这个中秋,和值得一起制造回忆的人,去到那未知的情境,把那些难以言喻的瞬间留在脑海里,加点盐,腌起来,风干,老的时候,下酒。

这次的黄山之行,没有做任何攻略,百度、携程、豆瓣通通靠边,趁着这几年工作积累的世故还没在脸上挤出皱纹,混进了一个大学生自助旅行团体,有幸成为了游乐153班的一员。班里大二大三的同学居多,那劈头盖脸的青春无敌啊,生猛新鲜,直往人的肉缝里钻,他们以后会知道,现在是他们的黄金时代啊,黄金时代。这一路,和他们一起,真好。

    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,不及我第一次遇见你

早上七点半从鼓楼公园登车,中午到达黄山脚下的汤口镇,晴空朗朗,下车沿着老街觅食,黄山烧饼、野生猕猴桃、火腿、灵芝、黄山茶......各种当地土货,尽显浓浓古早味。不过,那沿街土菜馆里的菜,着实颠覆了我味蕾里对于徽菜的记忆,江西的那几顿至今在舌尖销魂,而今同在徽州,却只能怅忆当时味了。

在汤口老街行走,猛一回眸,那黄山一角便劈面迎来,山肤半剥,筋骨隐露,空青所凝,遥望成黛,是谁把那幅水墨横亘天际,清气荡心。

汤口地处黄山东南,古时登黄山,东南便从汤口入,而今有盘山公路直达黄山脚下,我们从汤口景区大巴直达黄山东口,从云谷寺入黄山。如今的云谷寺虽已无钟鼓梵唱,但从此口入,赴这场屏尘之旅,还真有那么点出世的味道。

黄山的石阶极度虐身,附山脊而蜿蜒,穿云出涧,陡险异常。从拾级而登之始的从容,到最后恨不得手脚并用的狼狈,这一路自虐的激情,让我的气血灵魂喷薄欲出。

从云谷寺到白鹅岭的这一段,虽有灵泉松涛,藤络莎被,蓊蔓茏茸,但心系光明顶日落之绝美,心力全用在攀岩赶路上了,现在想来,还是稍有缺憾的。行至白鹅岭,气力将尽,山阳渐西,一抬眼便是霞光万丈,远峰近岭,有我见过最飘渺浩瀚的剪影,美醉。

    日落时分,顺利登上黄山正中绝顶——光明顶。顶山早已人头济济,绝好观赏落日的位置也早已无处再驻足,我泱泱大中华最不缺的就是人啊!好在平时里阿Q惯了,自我安慰道看着了就行,不强求角度,实在不行,咱还有奇绝的想象力不是。虽然没有抢占到风水宝地,但还是被眼前这烟霭四合,弥望如海,层云昏醺的盛景震撼到了。身在其间,红尘飞不到,云雾有时来,这山、这云、这石、这松,有着我们游人不尽懂得的嬗变,而当下,且就在这当下,不究来处,不问去处,苍空斜日,你自凋零,我且随意。

日落后的光明顶山风清辣,山气沉寂,气温陡降10度有余,料感到衣服貌似带少了。今晚露营,同行的男性主力军已经先行营地安营扎寨,那些关于冷的记忆纷至沓来,在嘉峪关,在哈尔滨,感觉不太美妙。果然,冻到捧着杯面汲暖,热水也不敢多喝,懒得跑厕所,说好的更大更圆的月亮,掼蛋杀人大冒险,都扔山底下去了。外面的空气尖冷,对于这么个清虚夜境,我们也只能割爱。窝在睡袋里,唯一的奢望就是——倒头就着,偏偏周围帐篷里的鼾声此起彼伏,不绝于耳,那心碎的呀,捧出来就是饺子馅儿。

迷迷糊糊,辗转反侧到凌晨四点,周围就开始各种倒腾,估计是早起去抢占观看日出的绝佳位置来着。根据去年在东极观日的经验,这时节,太阳肯定得五点半之后才出得来,这点去山头上硬吹,接近两小时,哎哟喂,我陈年的头痛啊!果断决定,躺着继续迷糊,再说了,我们班长大人也有令,五点十分,集合观日,此刻,我们选择坚定地相信组织。

据说,来黄山看到日出的概率只有百分之二十,我们班长大人几登光明顶,这次也是头次赶上完整日出,我这命啊,也不枉我一夜冻眠了。红日出云上,唤醒周围的万壑千岩,山高出云来,天宇旷然。此刻,脑子里只有《创世纪》里的那句:上帝说要有光,于是就有了光。在这如梦幻境里,虽不能仙去,但肚里早已回肠荡气,飘飘然,像喝醉了酒,直感叹造物有灵。

    领受完黄山绝美的馈赠后,回营地稍事休整,再出发。从鳌鱼峰至玉屏楼的一段,旁临绝壑,奇石怪松,横绝天表。三十六峰,骈列舒张,众岫叠岭,尽在一览。诸峰,有如削成,怪石,宛若天凿,奇松,根劲枝遒,在这澈洁的气象里,将你我拥绕。山风清冽,山阳明艳,一碧万里,环视数百里,无处不石,无石不松,无松不奇,每一个转身,每一次眺望,都是一幅壮美丹青,秀绝。

到达玉屏楼时,已近中午,人流拥堵,原来声名远播的迎客松、送客松就在此地,周围乌泱泱一阵阵咔嚓,无意逗留。近旁有峰凌空,是为天都峰,在黄山三十六峰里其峰尤高,其道尤险,据说古时候采药人裹粮以上,攀鸟道三日才可达峰顶。同行伙伴有人跃跃欲试,但考虑到安全因素以及行程安排,还是决定峰底石阶留影,佯装登过此峰,然后就此下山,既醉而退,曾不吝情去留。

下山一路,衣服是从深秋脱到了盛夏,路旁道摊的叫卖也是一路跌价。每每遇着路过的挑山工,总会小心避让,这山上的粮物都是这一肩一肩挑上去,一脚一脚踩上去,一杆一杆撑上去的。这样的靠山吃山,估计在下一辈身上要无以为继了,我们这一辈多的是我这样肩不能扛,手不能提的,这黄山,只一个来回,就已痿软无力,元气半耗。如果你问我,黄山大美,下次你还来吗?我只想说,哪个刚经历分娩之痛的产妇脑子里想着生下胎的,尽管这孩子着实可爱。以后的事,谁知道呢?

 

黄山归来,无忘此山

此去黄山,黄山待我不薄,云烟旭霁,晨夕万状。和一众青春,在这云上,共赴一场自呈为诗意的行旅,这一路的涓滴意念,已侥幸汇成河,望着大河弯弯,再也无忘此山!
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引用 2016-3-24 01:20
已收入游乐153班 回忆录,请联系我们领取纪念奖品
引用 2016-3-22 11:07
  

查看全部评论(2)

相关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