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 注册
游乐旅行网-专注80 90 首页 回忆录 查看内容

【10.1神农架】温润的景 温柔的人

2015-10-7 16:49| 发布者: 游乐发布| 查看: 723| 评论: 5|原作者: 傅淑慧

摘要: 大概是我太容易被温柔的人吸引,当我仍沉浸在喜悦之极尚未好好回应之际,已又再次站在了最初始自我介绍的地方,握着话筒,道别。我仍是觉得神奇。我们竟真的走过了那样险的路,陡坡,乱石堆,狭窄的小路,湿滑的竹林 ...

大概是我太容易被温柔的人吸引,当我仍沉浸在喜悦之极尚未好好回应之际,已又再次站在了最初始自我介绍的地方,握着话筒,道别。我仍是觉得神奇。我们竟真的走过了那样险的路,陡坡,乱石堆,狭窄的小路,湿滑的竹林......

眼中只有前面一方小小的险地,虽是如此,心里有时却忍不住胡思乱想,以至于吓得自己不敢抬头,亦不敢回头,只有当到了平坦的地方,才敢尽情地眺望远方,什么也没想,只是安静地看着;一路上喝着山泉,吃着紫色的野香蕉,黏得唇都打不开;在篝火旁凝望着期待已久的的漫天繁星,半夜里呦呦鸣叫的鹿经过帐篷到溪边饮水,淅沥的雨声渐起,自己仿佛与天地融为一体,化作一颗小草,衔一朵露珠,在鹿经过时带起的微风中轻轻摇动......要说神奇的事大概还有一件,那便是火烧眉毛的惊险,虽说吓到了身边的人,也吓到了自己,心里仍觉得有些可惜,未将其录下以做纪念。

 一路受到颇多照顾,一路感念温柔相伴。第一夜,饮着小酒,披着漫天繁星,在摇曳的烛火中眼眶微润,大家伙儿围着小凳子为磊哥庆生。第一眼见到磊哥,便觉得他是个很帅的大叔,确是如此,只不过当他请誉琼与我吃棉花糖后,大叔便成了大哥。晚上的狼人杀是曹team正式开始的前奏,也成了每一夜的必备节目。每一场的精彩厮杀,每一次落幕后的分析反思感慨万千,甚至时常在梦中延续,似乎永远也不会结束。

誉琼和我守护的人都在曹team里,守护誉琼的人也在其中,丝丝缕缕的联系终是编织成了一张大网,将所有的人拢在了一起。当曹老板邀请我们入队时,内心是雀跃的。那天温暖的阳光洒在身上,驱散了山间的凉意,阳光穿过树叶在小路上投下斑驳的影子,和着人声,不知怎的,在心中留下了这样模糊又充满暖意的画面。
因着一句不经意的邀请,誉琼与我便从此黏上了曹老板与他的team。 曹老板是温柔的。曹老板的声音很好听,充满魔性,尤其是笑声。当了一夜上帝的他,温温和和地说着指示语,结束后耐心地帮我们分析。只是一夜时间,便觉得有曹老板在就心安。夜里遇雨,挣扎着不想起来收帐篷外的包与鞋,而后就听见曹老板的声音响起“你们睡吧,我们男生来收”,听完这一句,便马上放心地睡去。不论是打头时的清理障碍,控制速度,还是收尾时的扶持,曹老板都在。在徒步的第二日,便想好好的拥抱一下曹老板,然而最终还是成了遗憾。

 思豪的音乐也是一路相伴,兴之所致便放声歌唱,自成人体音响。惊叹于他所会的各种语言的歌曲,随口唱来,怡然自得。实在累得时候,深吸一口气,什么也不想,静心听着思豪的歌,也就熬过去了。嘉昊与杭茜姐姐说“思豪真是个好孩子”,然后向着我们调侃着“要好好把握啊”。的确,一路上除却歌声带来的快乐,思豪总是吃得很少,背着很多,受了伤也总是不经意地带过。最后一日徒步下山更是悉心照顾着身体不适的玥影。返程途中在停靠站休息时,看到他跛着脚走着,作为守护者的我,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,有点儿心疼,有点儿心酸,也有感动和温暖。
嘉昊和杭茜姐姐是很好很好的朋友。嘉昊一路上像妈妈一样默默地照顾着大家。不知道为什么当我这么说的时候大家都笑了,大概是学前的特性吧,喜欢用妈妈来形容默默地用心地照顾大家的人。嘉昊说“大概是我很能忍”的时候,真的好想去抱抱她,说“谢谢”。那天想帮忙,却出了意外吓到了嘉昊,她一直一直在自责,而我却愧疚的想哭,没照顾好自己没帮上忙让嘉昊担心了。大家或许真的习以为常,但心里都是知道的,都是感恩着的。所以嘉昊“妈妈”,你一定一定要找到个疼你的人啊!

美丽的声音温柔的玩狼人杀有时出戏的杭茜姐姐,在第一夜的狼人杀与森哥多次搭档狼人之后,也结下了缘。那天誉琼问“你们是一对吗?”杭茜姐姐随口答着:“我们都是一队呀”。森哥一路都很照顾着杭茜姐姐,我们都误以为他们互相守护着。当然森哥有时也会照顾我们这些“小妹妹”,喊我们吃东西,喊我们归队。

”综艺咖”的李田和“心理学家”的涛哥真是兄妹,李田真的好像桃子姐,妙语连珠又真性情,最后一日与涛哥学长的短暂的交流受益颇多,真是一个温和耐心的前辈;知性的玥影真的是个忍不住让人疼的姑娘;莫名其妙地和演技爆棚兼“演说家”刘慧成了两次情侣,有一次还是险些获胜的人狼恋;体力超好的健谈的新疆妹子佳妮也是狼人杀的好手......我想我和誉琼真的是很幸运的,遇见了大家。
一开始被我和誉琼误会的“燕姿”在相处中也慢慢地发觉自己的错怪。那天等水开的时候,窝在“燕姿”旁边和他一起看小森林,电影里是白雪皑皑的冬日,现实是寒风阵阵的雨天。“燕姿”并不是一个壮实的汉子,有点儿瘦,却背着很多不是自己的行李,安安静静地与群里的健谈甚是不符,而看着他发的动态会觉得“燕姿”心里有颗温暖的热爱生活的“少女心”。“燕姿”说他回上海的时候心里有点儿难过,也许是我自欺欺人,总觉得只要是在南京,就比在上海更近一些。还记得下山时有一阵子“燕姿”站在了我身后,很开心,忍不住聊了起来,又有点儿担心,毕竟交集不是很多,想着万一“燕姿”不知道我是谁呢?忐忑地问“燕姿”,你知道我名字吗?“燕姿”用上了之前微信里一样漫不经心的语气,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傅淑慧吗”突然好想笑,笑自己的不懂事与“燕姿”的温柔。
副班长和“燕姿”是好朋友,以至于“燕姿”被误会成托。两个班长都很好,一路守护着所有人。班长新疆哥在前头把握着全班的前进速度,适时的休息对我来说简直就是给要干死的鱼拘了捧水,而副班长一路垫尾,抽只烟坐在离我们有些距离的石头上,静默地看着远方。带路的山里师傅笑起来真的很像孙悟空,黝黑的皮肤和粗旷的嗓音,灵活地在山间穿梭,他是山养育的人,他懂山,山也回馈与他。在极险的地方总会有援手伸出,坚定有力地拉你一把,就算脚下是悬崖似乎都能平安度过。

还有很多很多很多人,很多很多很多事。我记不住所有,记不下所有,我感念着所有却回馈不了百分之一,我怀念着所有却留不下百分之一。最后我又控制不住自己情绪,内心平静但却落了泪。

能不能再次相遇已不那么重要,这些天来所有的经历与体验就像我喜欢收集的邮戳一样,印在我寄给家的明信片上,逐渐陈旧泛黄,但一直都在。

休息片刻,我们都再次上路了。
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引用 2016-2-19 23:32
飞渡烟雨间: 大叔来了,经组织研究决定,同意你下次深情的拥抱曹老板
  
引用 2015-10-8 11:33
  
引用 2015-10-7 23:17
大叔来了,经组织研究决定,同意你下次深情的拥抱曹老板
引用 2015-10-7 22:47
写的真好,丝丝感动,暖暖的……
引用 2015-10-7 16:50
已收入游乐154班回忆录

查看全部评论(5)

相关分类